BIMBA

我们

校友风采| 张捷:从央视节目主编到EAP创业者

张捷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EMBA校友,目前在攻读北大国发院DPS金融管理博士。

记者 蒋肖斌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张1

   张捷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

张2

 盛心阳光团队。照片由受访者提供

张3

张捷在非洲外派服务中。照片由受访者提供

     一问一答

    问:你觉得你最明显的创业特质是什么?

    张捷:有比较强的创造价值和实现价值的愿景,能够持之以恒地把事情做完。

    问:你的创业灵感从何而来?

    张捷:内心的直觉。

    问:你会选择什么样的人做你的合伙人?

    张捷:选择对的人:首先是价值观的一致,所谓的价值观,用钱来举例子,就是怎么赚钱,赚了钱以后怎么用,给谁用,是自己用,还是给别人用,还是大家一起用。从个性特质上,有智慧、有趣、有耐心。

    问:创业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怎么克服的?

    张捷:创业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自身的局限,以开放的状态接受未知的领域和未知的自我带来的陌生、不适和痛苦,专心致志、心无杂念地去解决一个又一个问题。面对的问题越来越复杂,证明自己在扩容,能力在提高。

    问: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创业失败了怎么办?

    张捷:从来没有想过,因为相信美好的事情一定会被成就的。

    问:你坚持创业的动力是什么?

    张捷:因为坚信在做一件对的事情,有价值的事情。

    问:如果重来一次,你还会创业吗?

    张捷:认真地想了一下这个问题,还是不知道。因为当时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,真的是觉得太喜欢了,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是在创业,只是在做一件很想去做的事情。

    问:你的业余爱好是什么,能否帮助你平衡工作与生活?

    张捷:读书,拥有这个爱好和能力,是上天馈赠给我的最好的礼物;还有运动,主要是游泳和马拉松。这几项是我最好的伙伴,使我充分享受独处的时光,并能激发我很多的灵感和快乐的情绪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北京冬季,难得的明媚蓝天,从张捷位于长安大街18楼的办公室,能看到远处的高楼大厦,不知道有多少大小企业,驻扎于这片繁荣的区域。中国的EAP服务(Employee Assistance Programs员工帮助计划)拓荒者、盛心阳光的创始人之一张捷,还记得自己刚从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时候的理想:老了之后要做一个漂亮的老太太。

    这个目标现在看来只剩下时间问题了。穿着简单而略带汉风的衣服,张捷聊起了她激动人心的创业经历,作为EAP专家,她又为现在的创业者提供了中肯的建议。张捷说:“我们见证了EAP在中国发展至今的全部过程,心理学第一次进入了主流经济的发展脉络。”

    从央视栏目制作人到EAP创业者,就因为“激动”

    在张捷主编的《EAP前言实践动态论丛》序言中,她这样写道:“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,以2001年中国终于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正式成员为开篇。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说:‘中国所有人都将因这一变化而有所变化。’”

    EAP,一个源于西方的舶来品,也是在这时跟着世界500强公司,一起来到中国。EAP为企业员工处理的问题包括健康、婚姻、家庭、财务、法律、情绪、压力,等等。

    张捷的创业之路由此开始。

    北大中文系毕业的她,时任央视一档影视节目的主编。2003年,她曾接触到一档红遍美国的心理学电视节目——菲尔·麦格劳的《与菲尔医生相约星期四》,这样的节目在当时国内还是空白。在研究这档节目的过程中,张捷开始关注心理学。

    2004年,契机出现了。世界500强企业卡特彼勒向中国派驻了200名“携家带口”的外籍经理,面临着租房子、孩子上学、和中国人怎么沟通等各种困难和问题,没有“组织”和“工会”,怎么办?

    一直为卡特彼勒提供EAP服务的美国的Chestnut健康系统,是一家在全球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提供EAP服务的专业机构。最初,Chestnut只是想在中国找到一个可以为200名外籍经理提供跨文化工作生活支持的EAP机构,以外包合作的方式完成这项工作,但经过考察发现,当时的中国对EAP很陌生,没有一家公司符合他们期待的服务标准——那就自己建一个吧,专门为这200多个外籍经理服务。朋友来找张捷聊这个与Chestnut合作的创业项目,张捷一听,首先为朋友感到激动,她鼓励朋友一定把符合国际标准的EAP服务引入到中国,因为她意识到这是一个对快速增长的中国企业很有助力价值的事业。

    张捷告诉本报记者,1970年前后,EAP在美国的兴盛期,历史状态和中国的2005年前后特别相似。经历了二战后20多年的经济和社会增长,人的欲望和机会特别多,但人的能力和成长速度跟不上,这就需要一种新的支持系统。中国经历了20年的市场经济的发展,无论是个人还是组织,都有无尽发展的驱动力,组织越来越回归目标导向功能,EAP的出现,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组织采用第三方服务,为员工提供物质激励之外的情感支持,不仅符合人的本性,也是组织高效运转的需要,对组织沟通及员工的绩效提升是有很好的促进作用的。

    随后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意料,朋友力邀她加入这个项目,在见过Chestnut健康管理系统首席执行官Russ.hagen先生之后,她很快就作出了这个跨度很大的决定。2005年4月30日,张捷清楚地记得这一天,把“五一”长假的节目全部审完入库,她告别了媒体工作,开始了创业之路。现在,尽管公司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知名的EAP服务提供者,但张捷觉得,当年的“激动”依然在心中跳,盛心阳光的第二个十年创业之路又刚刚开始。

    创业者的心理素质:激情、情绪的稳定性、安全感

    现在,EAP已经在中国生根发芽,并完成了本土化变革。盛心阳光服务70多家企业及组织,覆盖人数约38万,不仅大企业购买了其提供的EAP服务,创业者也会来接受身心健康一体化的管理。那对于创业者来说,需要怎样的心理状态呢?

    “第一,你一定要对你做的这件事情感到激动。”张捷又一次提到了这个词,“不管谁来做这件事,你都很激动,即便是你周围的人,甚至是你不熟悉的人,你听到有人做这件事情就会感到激动。”张捷说,创业这个决定一旦做了之后,一切皆有可能,指的是遇到一切困难皆有可能,“真正触动你内心深处的东西,一定是你在价值层面最认同的,所以,你会愿意为他吃尽苦头,甚至感觉不到是在吃苦。你才会千回百转都不会停下来,只想往前走”。

    第二,张捷特别强调“情绪的稳定性”,包括自己面对压力和处理周围关系的能力。创业就像坐过山车,起起伏伏,从事这样一个高情绪动荡、高情绪激惹的职业,如果创业者的情绪不稳定,“那‘挂’的速度会很快”。乔布斯的情绪就不稳定,很容易激动和愤怒。而对于一个情绪稳定度好的人,激动可以转换成持续努力的激情,自我激励和激励他人。张捷说:“情绪不稳定,还很容易破坏关系。创业最重要的是要创建一个组织,创业伙伴要为你和你创建的组织而来,你需要有源源不断的能量循环来带领这个组织,共同实现有价值的目标。”

    第三,需要有安全感。所说的安全感,是一种自我认同感,也是对他人和世界的一种信任感。从创业的那一天起,你之前所依托的组织带给你的光环就全都消失了,不得不彻底地“以人为本”,这个人就是你自己,你能不能信任自己,决定了你能不能信任他人,信任你所做的这件事情。“我最初觉得自己的安全感极其好,但创业后,发现很多事情做不成。”张捷说,“尤其是EAP这个全新的理念在中国的传播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最初团队动荡起伏,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够好。”在创业的最初阶段,无论是自己,团队还是行业,都有很多稚嫩的问题,如果没有内心的安全和笃定,就不能正确看待自己和团队的缺点和困难,“尤其是一个全新的行业,你看到了前面的高楼,但多数人还没有看到,所以大家彼此容忍和面对困难的耐力就没有那么好。我一直能看到前面的那个高楼,也知道看见了其实离走到还很远,这期间无他,只是需要强筋壮骨,以确保到达”。

    除了这些心理素质,创业者还需要持续地创造双向价值——让自己和别人的生命都更加丰盛,一般的创业者都有为他人、为世界付出贡献的愿景,但前提是自己要好,要活出丰盛的样子,要记得,你好,世界才会好。张捷的办公室就是一个丰盛的世界,来自世界各地的风光和物件,世界在工作中无限地延展,“如果不是这份工作,我不可能去了中东、南苏丹、撒哈拉沙漠……为那里的中国员工提供心理援助。那是我以前不能想象的生活。”张捷说,“从极贫到极富或极奢的地方,无论是战争与和平,人类总是感到不安与不充足,健康、喜悦与平静是如此的弥足珍贵。在阅遍四海中更加珍视作为一位心理工作者的工作价值。”

    做好评估、找好导师,创业者你准备好了吗

    张捷说:“人格的形成,就是通过工作的完成而实现的。稻盛和夫在《活着》一书中说,一般常见的想法认为劳动是人类为了生存不得不进行的活动,所以尽可能地缩短劳动时间,获得更多的薪水,其余的时间按照自己的兴趣或者爱好度过,这才是丰富的人生。稻盛和夫认为,劳动有战胜欲望,磨练精神,创造人性的效果。

    张捷总结了创业作为一种存在方式,会有不同的状态和路径:创新并创立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,于他人、于自己、于社会都彰显价值;功成名就,实现财富价值后或享受奋斗成果或因着期间心理或身体的创伤,再也不愿提及这段经历;有的一直在创业道路上苦苦挣扎,仍以壮志未酬告终;还有的快速开始快速结束,重新回到组织里工作。

    “或者孤军奋战,或者日夜煎熬,成功概率很低,创业者需要更多的心理支持系统”,对此,张捷提供了两条建议。

    一是做好评估,包括精神、身体、情绪、智力等各个方面。

    曾有一位刚过不惑之年有创业动议的来访者问张捷:“朋友有个项目,我该不该跟他一起创业?”张捷问他的第一个问题:“不考虑挣钱,你对这个项目本身有没有很激动?”“没有。”

    张捷接着问:“你还有野蛮生长的能力吗?”“什么是野蛮生长?”“你以前是单位的领导,别人对你毕恭毕敬;出来创业后没有这些了,甚至要对着别人的冷脸和疑虑,所有一切重新开始,重新创造出自己的身份属性。”中年人沉默了。

    张捷最后问:“你身体好不好?血糖、血压高不高?会不会失眠?创业后会面临很多睡眠的挑战,是否有缓解压力的运动习惯或其他方式?”来访者沉默良久,说:“我还是回去好好干活儿吧。”

    二是寻找创业教练。一旦上了创业的大船,除非退出,否则就要永远往前走。“我们往往急着找钱,忽略了能给你支持和经验的人。创业需要教练,需要支持系统,不然就太孤单了。创业者可以参加一些创业者协会,寻找自己敬重的人作为创业导师”。